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德哈】The ways of kissing/he

△ooc
△麻瓜私设
△拽和破特的花式接吻
△食用愉快
01.
Harry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卷发从纯白的天鹅绒被里爬出来,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

他翻身下了床,睡衣松松垮垮套在身上,阳台周围的玫瑰茎缠着雕花栏杆相攀向上,渐变色的花瓣经过雨水洗涤后无声盛放着,还带了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天是水蓝的,平静透彻如溪面,掠过的飞鸟划出波澜。

Harry揉了揉后颈,今天是个好天气。

腰身突然被后面的臂膀搂住,一颗铂金色的脑袋从脖颈处蹭了出来,Harry看着Draco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不禁咧嘴笑了。

这个笑容的回应是一个浅尝即止的早安吻——轻如鸿毛拂过唇面,有些痒痒的,还有些挠心。

“Morning,My Harry。”Draco轻抿了下下唇,神情餍足地道着早安。

Harry走到阳台捻了朵玫瑰下来,别在Draco烟波蓝的睡衣领口处,本该是个滑稽的造型,这么看来却有丝别样的性感。Harry忍不住在鲜红热烈的玫瑰花瓣上印下一吻。

“Morning,dear Draco。”Harry这样说到。

02.
早餐是丝绒般的巧克力布朗尼和有着金黄色泽的牛角面包,当然——还有乖宝宝Harry甜腻的牛奶和Draco苦涩的黑咖啡。

“Draco。”Harry一口闷下玻璃杯里滑顺奶白的牛奶,一边舔着粘在嘴角的残余,一边向坐在对面衣冠观瞻整洁精致的男人提议,“你知道黑咖啡对身体不好的,为什么不试试牛奶呢?”

餐桌对面的男人从报纸中抬眸带着些无奈地瞥了Harry一眼,那灰蓝的眼里溢着几分柔软却又带着坚定的立场,Harry推搡了下Draco的手肘,放柔语气,“Hey,不妨一试——你知道的,你可一向喜甜不是吗?”

Harry的脸凑到Draco面前,一向凌乱的黑色短发几缕已经触及Draco的额头,那翡翠绿的眸子明亮的不像样子,Draco思索了一番,细碎的微风掀起缃色的窗帘,树枝窥望天空,浓郁的树叶在窗外簌簌作响——Draco起身离开座位攫住了Harry的唇。

口腔中咖啡和牛奶的味道交织混合,这是种奇妙的味道,美妙至极,令人垂涎欲滴。

Draco一度认为这该是他最喜欢的味道了——在甜之上,远远高于甜。

许久Draco才坐回位置,歪过头有些别扭地说,“好吧,或许牛奶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样子看着十分勉强才答应了似的,可嘴角慢慢扩大的弧度却早已止不住地偷偷爬上脸颊。

03.
Harry打算上街逛逛,毕竟好不容易一次周末闲暇的时光——是时候来次久违的二人约会了,这个建议当然也被Draco欣然应许。

Harry理所当然会在挑选衣服的时候被Draco比划着从头到脚一点儿不漏地嘲讽一番——从不修边幅的外貌到糟糕的审美,Draco也会在甜品店索取无度地享用舒芙蕾可露丽或是车厘子蛋糕的时候被Harry鄙夷地称作“被糖分堆积起来的傻瓜”,除了这些插曲以外,这就算得上是场十全十美的约会了。

长时间走路被皮鞋磨得有些脚疼的俩人最终在广场的一个咖啡厅歇了脚。

“噢Harry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热衷于逛街。”Draco挑了挑眉手中动作不停地用银叉切着欧培拉送入口中,嘲讽Harry和蛋糕的咖啡巧克力糖浆都让他身心愉悦,“毕竟那一般都是美丽的女士们热衷的事。”

“闭嘴,Draco,你可没资格来评价我这个。”Harry抖了抖报纸,在眼镜片后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想想你对甜品那馋样儿。”

Draco嘁一声却也没再说什么,毕竟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总是有那么些不甘心落了下风,他暗自忖度——嘿我的伙计,要怎么样让Harry服服帖帖的?

于是Draco扯过Harry的报纸把两人挡在那堆黑体印刷的文字后——今日的第三次亲吻,落在眼角。

广场的白鸽一群群飞起,翅膀哗一下在空中划出痕迹,奏着欢快小调的乐队队员嬉笑着,许愿池里的硬币与池水泛着波光,交相辉映。

怎么说来着,恋爱中的人总是不知足的。

04.
两个人出乎意料都是老烟枪。

Draco修饰入时的黑西装上的排扣被他解开,讲究的领带也被他松了几分,他舒展地窝在沙发里吞云吐雾,而Harry还在收拾那大包小包买回来的休闲服和一套套的西装。

“Draco,我说,求你别在我这附近抽烟。”Harry锁紧着眉头,“你知道我打算戒了,别拿这东西诱惑我。”

Draco两指之间夹着烟,烟头处还有星星点点的火星燃着,他慵懒地半眯着灰蓝眼睛,有几许怠惰懒洋洋的模样倒是只有这时候能见到了,“My Harry,真的不要吗?”

“...好吧,那就一口。”
“...”
”..不,还是一根好了。”

Draco倾身过去给Harry递了烟,Harry接了以后想要转身去摸打火机,却被Draco禁锢住。

Harry看着Draco那慢慢放大的,英俊如神祇的脸,他呆愣在原地了。

Draco这是要干什么。

他看着Draco如同电影放慢动作般的行为,淡金色的睫毛微垂,拢住灰蓝天空静谧双眸,阳光射过窗棱如同剪影片片裹在身上,覆在瞳上,波光流转。

两根烟相触在一起。

漫长点烟的过程,仿佛被无线拉长了般,如同上升缭绕的烟慢慢延伸,画面有些不太真切了。

心如擂鼓。

Harry觉得自己是不是马丁尼喝多了。
天旋地转,心跳声仿佛被放大了无线倍一样,在两个人狭小私密的空间内乱窜。

等等。
噢不——他还没喝酒。
所以Harry说,“Draco我觉得,我需要点酒精。”
“Good idea.”Draco答道。

05.
夜夜不宁的酒吧里鱼龙混杂,和姑娘窃窃私语旖旎的西装革履的男士,放肆大笑灌着啤酒的一群健壮的人——或许是水手不是吗,毕竟他们身上有大海微风咸咸的味道,台上献唱的姑娘妆容修饰精心。

烟草,海风,香薰,酒水,暗涌。

他们在霓虹灯下随意摇晃身体,手里还握着酒瓶,拥挤的人群使他们互相贴的很近,碰到对方赤裸的胳膊还相视一笑。

嘿,这才是我们的夜生活不是吗。两个年轻而倜傥的男士这么说着,如同两个风流浪子。

Draco带着有些调情意味的微笑凑近
Harry,鼻尖抵着鼻尖,还不安分地蹭了蹭。

“先生,我觉得我们可以有个美妙无比的夜晚。”Draco悄声在Harry微红的耳边低喃。

装作要一夜春宵萍水相逢的俩人,真是恶趣味。Harry腹诽着,弯眸笑了,“有何不可呢?这位绅士。”

暧昧无遮无拦地流淌,恣肆汪洋。

Draco没有握酒瓶的那只手无声攀上了Harry的腰摩挲,他在Harry颈后轻轻啃咬,亲吻。

空气本是燥热的,那冰凉的唇贴在那,像冰泡泡薄荷味汽水,清凉地将燥热驱逐,但又是导火线,彻底引爆不轻易被发现的情欲。

情色又浪漫。

06.
喝的微醺的俩人摇摇晃晃地搭着对方的肩膀走在没什么人的寂寥的街上。路灯上还有扑朔着翅膀的飞蛾,昏黄的灯光一路宣泄下来,拉长了他们俩的影子。

他们在街上肆无忌惮地大笑,叫骂,毫无形象,但又恣意自由。

“Hey,Harry你知道吗?”

“什么?”

“我觉得,我们这样过完一生也未尝不可,你知道的,我对你的爱永无止境,毕竟——我俩之间争吵所迸溅出的火焰,可够熊熊燃烧那么些年了。”

翡翠被湖泊包裹。

“Ha,Draco,不得不说我这次得认同你的观点。”
你知道,我亦也倾慕你。

两个影子终于完全重叠在一起,如同一对在拥吻的恋人一样。

07.
他们回到公寓。

靠墙的炉火,绿白条纹的餐桌布,颤动的月色,天空如幽深静蓝的双眼,烛光印在侧脸,从酒吧里带回来的酒瓶不知道被谁打翻在地。

上升的气泡,情至浓时,游弋。

黑色金色纠缠凌乱不堪,手指并没有节滞在发丝里间,在皮囊上,大小不一的指纹一圈一圈被留的到处都是,他俩一定都是糟糕透顶的罪犯。

四肢交织缠绕编织如天堂般美妙的白色梦境,Draco吻上Harry的额头,那是不同于情欲和性的吻,那更像是一个颠扑不破,坚不可摧的誓言。

“I love you.”

“So do I.”

——————
好吧我迟发了一天。
怎么说,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把性这个部分描写的很隐晦但又不失那种感觉。
好吧,anyway,食用愉快啦w。

评论(8)
热度(73)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