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德哈】Morning and Twilight(晨昏)

△ooc
△永生的殡葬师德x普通的人类哈
△be

今日该讲讲某个殡葬馆的清晨。

馆屋的十字木窗外的山峦覆着银白连绵起伏,东方的某处凹陷吞吐出鱼白,潮湿浑浊的空气仿佛要滴出水一般,与树林间的岩石壁上攀附的青苔搅在一起。

馆内有一位年轻而又英俊的殡葬师,人们称呼他叫Malfoy先生。

这位先生的容貌被大家称赞为上帝的馈赠,是阿弗洛秋忒手下最完美的画作,那铂金短发且如阿波罗所守护象征的太阳一般耀眼。但最让村落里的姑娘们津津乐道的还是他那双白皙修长的手,骨骼纤长,皮肤薄如半透明般能看到下面青紫色的静脉纹路,掌内带了层薄茧,而Malfoy先生便是用这么一双手拂去死者一生所携载的尘土,覆上死者的双眼,而后,他轻柔地,虔诚地低吟。

殡葬馆的清晨一般开始于Malfoy先生从木质四柱床起身打理自己的时间,而后他会在老旧不平的餐桌上享用全麦面包与他偏爱的黑咖啡,如果幸运的话,还会有一篮子别户人家送来的黑里透红的果蔓桑葚。

Malfoy先生在半个小时的报纸阅读时间后便同助手一起开始工作。

今日的死者是位看起来便十分亲切的白发苍苍的老人,那面庞安详而柔和,老人给人一种像是冬天裹在身上毛茸茸的毯子的温暖的感觉。

这位老先生一定是在美梦中淡然而平静的离去的。助手想。

Malfoy先生近乎轻柔地给老人穿上寿衣,打点好一切,最后收殓入馆——这一次几个小时的漫长时间,所有的过程都由先生一个人完成,并且那口棺材的材质不同于其他,是冬青木所制成的。他盖上棺盖后曲起手指再扣了扣,盖顶抗议般发出沉闷的声响。Malofy先生拿起一旁的烟斗咂咂嘴,星点火光在烟斗口处跳跃,明灭不定。

你还是喜欢和我作对。Malfoy先生这么说到。就连去世了也一样。

是熟人吗?一旁的助手问道。

先生默然笑了笑,并未应声,那眼底倒是藏匿不少助手看不明的情绪。

这个村落就是个生死循环的圆圈,周而复始,无休无止。缄默了半刻,Malfoy先生起唇说到。生者从起始点蜷缩着哇哇大哭着落地,然后在这个不知名的村落里长大成人,结婚生子,最后衰老,又合拢眼睛离开熙攘喧闹的世界,而后又有生者,生而死,死而生。

那么您呢?

我是生与死的摆渡者。

先生指了指那口棺材。不论你们,又或是我,都终将挣脱大地的束缚去亲吻上帝的脸颊。先生带着落寞的语气这么说道。

夕阳红日坠入山谷,群鸟滑翔而过,烟草火星与馆内由于潮湿的空气有些发霉的木材气味碰撞。

下班时间到了。Malfoy先生说。明天见,我亲爱的助手。

那么,再见。

助手推开有些陈旧,嘎吱作响的木门离开。行远后助手转身看了看还伫立在门前的Malfoy先生,已经远得看不清容貌,只是夕阳撒在他身上,像是涂上一层橘红的油画颜料一样,虽美既又悲伤。

助手想。我们都不知道Malfoy先生从哪儿来。他一直如此年轻优秀而英俊。

助手迈开步子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他嘀咕着。

那位老人额头上的闪电疤痕真是少见。

————————题外话
日常彩蛋。
标题是双层含义,一层是故事发生的时间线,一层就是德哈两个的关系啦。
这个故事是突然一下子有了脑洞,正好有空就打出来啦ww。
食用愉快。

评论(19)
热度(43)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