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德哈】flipped怦然心动/圣诞贺文

1. @セクサリス 

冬天的夜幕比起其它季节来得要早些,才五点半左右光景,夏季的时候天还亮堂着,此时却已经染上几分薄薄的暮色。

 

他坐在涂了一层红漆的长椅上,望着眼前这座焦躁的都市。街灯亮起了,栏杆落下了,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麻瓜,麻瓜,到处都是麻瓜。麻瓜的车鸣,麻瓜的叫喊,麻瓜的手,麻瓜的脚。有人在哭,有人在笑,在尘世里聚散离合,最后都化作尘土。他们谁都不会知道有一场战争在别的世界里匆匆地结束了,也不会知道有多少人受伤了,多少人流血了,多少人死去了。麻瓜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庸庸碌碌地活着,谁也不曾清醒过来。

 

是啊,人如蝼蚁,命如草芥,在这浩瀚宇宙里死不足惜。

 

他低下头,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干枯发黄的落叶,发着一场毫无意义的呆。他想起了那些人,想起了他们死去时,或是化作尸体的模样。友人也好敌人也罢,总之他们都已经变成骨灰了。他想过,如果没有他,是不是就会没有这场该死的战争了呢?那些人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死了呢?他们应该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为着今晚吃什么或明天穿什么而烦恼,而不是就这样把可贵的性命留在硝烟弥漫的战场里。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到头来,巫师的性命也比麻瓜高贵不了多少。

 

街边的红绿灯闪烁了一下,他的眼镜片泛起了一层雾气。隔着那层小水珠,他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晃晃悠悠地过来了。于是他掏出眼镜布,把那层碍事的雾擦掉,又重新架回鼻梁上。一抬眼,就看见一个铂金色的脑袋。

 

来人嫌恶地看着他手中的眼镜布,目光犀利得似乎要将它戳出一个洞来。

 

“哈利,你多久没洗这块该死的破布了?”

 

他笑了起来:“你知道的,德拉科,如果随我便的话,在春天到来之前,我是永远不会洗它的。”

   

那人挥挥手,给眼镜布用了一个清理一新,顺手将另一块破布扔进哈利的怀里。“我希望你能记住,你那一身魔力除了对人丢阿瓦达以外,还有很多方便的用法。例如洗你扔在墙上能立起来的臭袜子,以及,清理破布!”

   

哈利又冲他笑了笑,开始打量手中的另一块破布。大概是圣诞将至,这个人连围巾都买的红绿格子。听起来相当可怕的配色瞧上去似乎还不错——他承认德拉科的审美比他高上几个档次。那家伙还在絮絮叨叨,什么麻瓜世界太乱了太拥挤了啦,什么新来的同事太烦人了啦,什么天气越来越冷了不用几个保暖咒就没办法出门啦,最后他将视线落在了哈利身上,便更加生气了,这家伙和他像是活在两个季节。

 

哈利自知不妙,连忙将那条围巾围了起来。料子相当柔软,还带着几分暖意,很显然是相当高级的东西。在被吓到多次后,他不太想去猜这条围巾的价格。德拉科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一方面,他很能凑合。明明被当成大少爷从小宠到大,没吃过一丁点儿苦,却也没怎么抱怨过战时战后一些物质上的匮乏。嘴边的意见一直是不断的,但也没见着这家伙哪里忍受不住。另一方面,他骨子里还是个讲究的人。有条件有时间有心情了,便是现在这副模样。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精致,天知道他每天在镜子面前花多大功夫。

 

起码这一点是要感谢战争的。哈利想,如果让这家伙就这么顺应天性地长下去,还不知道会长成什么玩意儿。

   

他站起来,小半个下巴陷在围巾里,在领口处伴着白汽呼出了一点微末的温度。坐久了没活动开的四肢有些僵硬,他一时没站稳,晃了几晃。德拉科连忙抓住了他的手。

 

“走吧。”

 

“恩。”

 

哈利扯了扯自己的袖子,显然德拉科并不想松手。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中间的距离是不可言说的秘密。谁也没想到他俩会在一起,命运总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可他们就是互相认为对方是最契合自己的人,性别也好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也罢,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那种东西谁还会去在意呢?

 

德拉科终于愿意放开他的袖子,不过立刻又把他的围巾带着人一齐扯了过来。他身体微微前倾,几缕柔软的金发垂下来,在哈利裸露的皮肤上轻轻扫过。他们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到哈利几乎能清楚地感受到德拉科有些急促的呼吸。

 

“好了男朋友,”他听见德拉科这么叫他,呼出的气息弄得他有些发痒,“今晚我们去哪里约会?”

 

2. @赫敏麻麻 

“去哪?随你吧。”哈利双手摩掌围巾边缘呼出一团奶白色雾气在空中。德拉科对自家男友这个敷衍的回答撒撒嘴,沉默了小半会。

 

夜,上帝静静撒下雪。卷携着微微凉意吻在脸上,满是缘绻。

 

灰蓝色的眼泛起一丝得意,德拉科轻拉起哈利的手:“那就跟我来。

 

“你想去哪?”

 

“我选的地方当然没得挑,问那么多做什么。”哈利任由他拉着自己,影子一前一后淡淡映在地面上。人群渐渐进入视线,雪,路人包裹着他们,周围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光浮动。

 

节至,不少人在此娱乐,密密麻麻的路人带着幸福笼罩这座城,德拉科的手指勾着哈利,温度源源不断地自指尖传来,偶尔有几个孩子撞开他们,哈利又被一温热的双手迅速抓回。

 

他们大约隔了半米,德拉科只顾往前走,事实上哈利不太喜欢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这让他记忆拉扯回几年前。

伏地魔死后正重回学校的他,在那个承载着无数记忆的站台又碰到熟悉的珀金男孩—曾经的高傲自大在岁月中磨平地无影无踪,至于从前围在身边的跟班——哈利不知道他们在哪也没兴趣知道。

 

他有意无意地听着潘西·帕金森唠叨,双手抱臂,一副懒散样却又藏不住心事重重,眼悄悄扫过周围,当对上哈利时他稍稍停顿了一下。

哈利条件反射,立刻如临大敌,不远处,德拉科并没有气势汹汹地走过,亦或是拖着漫长讨厌的语调:“哟,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哦还有他的跟屁虫韦斯莱和万事通吗?”德拉科瞧见他立刻拉着潘西·帕金森逃似得登上车厢。

哈利就站在原地,凝视着消失的人,心间感觉不清不楚凝定成一块冰,随后留下一抹痕迹,不轻不重,以前德拉科被他怼了一顿后也是只留下一个仓促逃跑的背影,哈利觉得他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下三滥罢了,从针锋相对好几年,到最后擦肩而过也不语,就这样不再交集了。

 

哈利不会后悔当初的拒绝。

 

但他忍不住问:是不是一个选择就决定了一切。

 

哈利嘴角泛起笑意,答案显然不是,记忆遐然而止,眼前与他穿梭在人群里的男人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幸福。

 

于是他与他双手相锁,拨开旁人想与他并肩。

 

“哎……”珀金男人停下脚步,哈利猝不及防顺利撞上坚挺的后背,他感觉落在衣服上的雪花轻贴在脸颊上,然后融化,隔着衣料又传来体温,他还能从颈间嗅到一丝熟悉的香水味,这冲击着哈利的思维,德拉科不理会男友的动作,扭过身。

 

哈利握住德拉科的双臂,半身几乎压在他身上,盯着德拉科炙热的眼神,鼻尖似乎要贴在一块。

 

行人投来目光,注视两人之间暖昧的气氛。

 

“看这里,非常不错。”男人吐出一句话,一手自然地抚摩着哈利细腻的脸,一手环住他的腰,雪落在眼睫上,灰蓝眼中的笑意像是完成功课的孩子向大人暗示表扬,两人呼出的雾气纠缠不清。

 

3.portia

“…什么?”Harry眨了眨眼,对上那双溢满笑意的灰蓝双眸,他抬头望了望自己头顶上的这棵广场中心的常青树,用枞树与松叶点缀,红绿相间的缎带与闪烁的小彩灯一圈一圈缠绕着,金银金属的铃铛与圣诞袜等小物件挂在枝叶上,压得枝干有些垂下头去,而那树顶闪着光辉的几何状星星与如同墨渍般晕开的夜空两相对比,他抿唇笑了笑,低声赞叹道,“噢,好吧,好吧——这是个好地方。”

 

Draco不动声色地将环在Harry腰侧的手收回,再次与其十指相扣,他喜欢这种感觉——他能感受到对方指尖与掌心的温度,能感受到他手背突出静脉的纹路,还有血管中奔腾的血液。

 

鼻尖终于相触在一起。

 

 几乎是毫无缝隙的距离,他们听得到路上声音语调各异的“Merry Christmas”,行人们手臂与怀中包裹着锡箔纸的礼物的摩擦声,广场不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圣诞赞歌,还有对方起伏的呼吸与心如擂鼓的声音。

 

“Merry Christmas,my favorite candy.”

 

“Ah,Marry Christmas,my Draco.”

 

他们的双唇也触到一起。

 

11点57分。

 

天鹅绒般柔软的,如同圣诞节夜晚盖在身上的毯子一样温暖的吻,或许这么比喻有些不恰当——但Harry的唇比他在圣诞节所品尝过的树干蛋糕或杏仁布丁还要甜。

 

要如何去形容对方唇的味道呢,或许是glogi酒的味道,醇厚的肉桂味中带着蓝莓的清甜,又或许比这还烈一些。

 

某个商店的圣诞橱窗上印出他们接吻的画面。

 

他们像对麻瓜情侣一样,平凡而又幸福地庆祝圣诞的到来。

 

白雪皑皑的夜啊,我向星星与万物许下愿望。

 

Draco第一次愿意去相信麻瓜的基督——我只求基督弥撒,基督降生的这一日啊,麻烦圣诞老人捎给他一份礼物,一个祝福便心满意足——请让Harry留在我一直身边。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我对圣诞要的不多

There is just one thing I need

我只求一样

I don't care about the presents

我不在乎礼物

Underneath the Christmas tree

那些在圣诞树下的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我只想要你属于我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不止你曾知道的那样

Make my wish come true oh

让我美梦成真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圣诞之时我想要的只有你」

 

Draco悄无声息地将魔杖伸出一截——让他一次小小的戒吧,就这一次,没人会看得到的。

 

一束槲寄生倒挂着如同花瓣绽开般舒展在他们头顶,Harry明显也注意到这一举动,他分离与Draco紧贴的唇,好吧,当然,他不反对Draco别扭的小浪漫。

 

11点59分。

 

Harry突然发现自己的男友看起来异常的紧张,他询问道,“Draco,怎么了吗?”

 

“不..我没事…我是说…”Draco的鼻翼与耳尖都染上一层槲寄生上红色小浆果的颜色,“我…我的意思是..”

 

“我是说..”他鼓起勇气般深吸一口气。

 

“我们…我们圣诞节过了,就回魔法界举行婚礼吧。”

 

我如此急不可耐的想要和你厮守到老。

 

Harry愣了愣,慢慢与节日气氛相融洽的翡翠绿眸子染上惊喜,那心尖倏然而起的柔软蔓延开来,漫无止境,把过去的腐朽都烧个干净。

 

Harry回答,“有何不可呢?”

 

麻瓜界的那位诗人怎么说来着,“爱便是充实圆满的生命,正如斟满酒的杯子。”

 

12点整。

 

某处教堂的钟声敲起,绵长地彻响的,回荡在他们对方的胸膛,绒毛般的雪飘飘荡荡而下落在他们之间。

 

他们知道,过去那不令人愉快的回忆都随着花瓣凋零而去,在夜空中结成幸福的金果。

 

“Merry Christmas.”他们再次对对方说。

 

然后又一次的,双唇相触。

 

 

——————题外话

Portia:Merry Christmas.

一波三折着还是把贺文赶出来了w,原本和联文的姑娘们商量标题的时候,自己有个候选“velvety天鹅绒般柔软的”没有被征得同意挺遗憾的hhh 毕竟想表达他们的关系与那样一个吻。

不过这两个姑娘都超棒的,给她们hug。

今天和同学在学校偷偷摸摸地吃了星巴克的树干蛋糕,果然现在的天气和圣诞节很相称呢w

希望大家享用此文愉快w

评论(12)
热度(46)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