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德哈】insipid

△ooc

△老年德哈设定 日常糖

一位黑发中掺杂了些银丝的男士穿着浅蓝色睡衣盘腿坐在木制四柱床上,手指有些笨拙地在一条Burberry的纯黑裁剪格纹提花丝质领带里穿梭,而直身而站的那位铂金发色的绅士在整理完袖口的纽扣叠好丝质口袋方巾后便居高临下地凝视着一如既往顶着一头乱蓬蓬黑发的人,在人领带打紧了的时候有些不适地动了动脖颈,黑发男子赤着脚便扫出一腿踢到人膝弯处,“别动,我说,安分点Draco。”

 

Draco狠狠翻了个白眼,“我也不想动,不过说实话,Harry你这手艺也太…”话语未完就被Harry一个用劲儿勒紧领带给呛红了脸,Harry瞥了眼人泄气松开双手,“这么多年了是谁知道我不会还每天早上缠着我打领带的?明明一个咒语就能解决的事。”

 

Draco将领带拽正后抿了抿唇冠冕堂皇道,“这不是在麻瓜界的吗?而且看你吃瘪多好玩啊,想想看,伟大的救世主连个领带都不会打。”

 

“疤头,圣人波特,救世主..你就会这几句了。”Harry嘀嘀咕咕着准备起身换衣服,但却被Draco拽住,Draco借着身高的优势凑近人垂眸,“你还别说Harry,我真还会说那么一句——我爱你。”话语刚落便在人唇角烙下轻柔一吻,吻后Draco就立刻转过身理了理西装上并不存在的褶皱,不管人听不听的见就带着些别扭情绪用喑哑嗓音抱怨,“…要你打领带还不是因为想偷偷看看你——说不定还能要个早安吻。”Harry在床上红了耳根子,他伸手捂了捂发烫耳尖,嘴上不饶人地说着“都差不多是俩老头子了还搞这些,快去做早餐。”,却悄悄扬了唇角。

 

 

“...Merlin...”Harry用银叉叉起堆在茄汁焗豆和英式烤饼旁边的香肠,显然已经焦成黑炭模样了,“Draco你的厨艺一点儿进步也没有。”,Draco端着两杯早茶放到餐桌上以后解开了黑金格子的围裙搁在椅背上坐下,然后悠哉哉地将手搭在椅背上把早上起床时那句话悉数奉还给Harry,“也不知道以前是谁每天早上起不来,非缠着我做早餐的?我的厨艺技术你不已经摸清楚了几十年了吗?”Harry闻言撇了撇嘴也没回话,端起盛在淡绿与橘红相间釉彩瓷杯里的红茶轻呷一口,这算是Draco做的早餐里唯一能称得上棒极了的口味了,醇厚且香味浓郁,当然,Malfoy少爷可不会有时间去研究厨艺这种无聊的东西,能把红茶搭配比例成这样,这也是拜其爱人战后生了场大病,天天闹着要喝红茶的原因所赐了。

 

Harry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是还是把瓷盘里的早餐搜刮个干净,等Harry洗完碗Draco早就穿好切斯特风衣带好了灰黑格子的针织围巾在门口背光伫立着等他了,Harry忙不迭逮住挂在门廊处红木衣架上的帽子帽檐固定到发顶上,Draco笑了笑,灰蓝色的眸子如同伦敦清晨的雾霭,是冰霜融化后朦胧而辽远的温暖,“走吧老伴儿,我们去散散步。”

 

 

圣迭戈温暖的气候固然吸引人,可伦敦一年四季常在的雾也不差。伦敦的晨雾不是浓的像云团,霎那间就发胀弥散在整个空间的那种,它是如同薄纱的朦胧,徐徐缓缓地翻腾在空气中,就连街道上偶尔驶过的福特车灯罩散出的橘黄光线在雾中也模糊柔和得像绽放在灰色背景中的桔色小花。Harry和Draco从女王步道踱步到格林公园著名的林荫大道上,清晨还没什么人,远处红酒窖和餐馆的门还紧闭着,大道两侧一排一排耸立着的树木苍绿的枝叶与雾霭搅在一起,脚下踩着碎叶与潮湿泥土,两个人并肩搀扶着漫步,整个画面像是造梦者结出的果实。

 

他们也不会刻意交谈些什么,Draco就一手静静握着雕刻了银蛇的手杖,一手同Harry苍老,像牛皮纸一样干燥而有褶皱的手十指相握,一步一步稳稳踩在泥土上,头顶是仿佛摇摇欲坠的云层,天地之间便是如此静谧了。

 

有时候走累了便坐在长椅上休息,Harry总喜欢微微仰头看刚从层层厚重的云堆中挣扎出来,并不刺眼的阳光,他说这像Draco的头发,没了年少时的耀眼夺目,多了份温暖与抚慰人心。偶尔Harry会问问Draco还怀念Malfoy庄园吗,还怀念霍格沃兹吗,相互交谈后又是一阵宁静。

“Draco,你还记得什么咒语吗?”Harry微微侧头看着身旁的金发老绅士,绅士拿出魔杖,冬青木的,在大战不久Harry和Draco在一起后两人索性就互换了魔杖,反正到了麻瓜界也没多少时间用得上了,他微微扬唇轻吐出几个字母,“Orchideous”,一朵兰花就悠然绽开在魔杖尖端,随着微风摇曳——这是Draco向Harry表白时用过的咒语。Draco耸了耸肩笑了,“这是我记得为数不多的之一了,年纪老了总有些健忘。”

 

在公园附近贴满了混合风格画报的餐馆解决完午餐后两人会去摄政公园山丘上的玻璃房子喝上一杯咖啡,意式的浓郁风,十分厚重地道。稍坐一会儿等待露天剧场的戏剧开场,今天的戏剧是莎翁的戏剧《仲夏夜之梦》,Harry记得最清楚就是第三幕第一场时的那句“不过说老实话,现在世界上理智可真难得和爱情碰头。”看戏剧时两个人都不喜欢说话,只是偶尔摩挲对方苍老内掌,敲敲对方指头骨节,等戏剧落幕,也就差不多日暮四合了。

 

 

晚餐由Harry负责,七分熟的牛排浇汁,煮熟的西兰花,胡萝卜和土豆作为副食,咖啡杯形状柔软的约克郡布丁是饭后甜点。两个人饭后一段时间总会开瓶红酒小酌,微醺的情况下Harry总要让Draco读几首勃朗宁夫人或是莎士比亚的诗才肯入睡。

“Men could not part us with theirworldly jars,

要不然,世俗的诽谤离间不了我们,

Nor the seas change us, nor the tempestsbend;

任风波飞扬,也不能动摇那坚贞;

Our hands would touch for all themountain-bars:

我们的手要伸过山岭,互相接触;

And, heaven being rolled between us at theend,

有那么一天,天空滚到我俩中间,

We should but vow the faster for the stars.

我俩向星辰起誓,还要更加握紧。”

 

Draco见着Harry裹着旧得起毛的褐红色毛毯阖上眼睑,呼吸声细微而绵长,便拉下床头台灯的开关使万物归于寂静,Draco在Harry额头上落下一吻,“晚安,我的小老头。”

 

 

——————题外话

我觉得老年德哈这个点挺戳我的 除夕夜快乐ww

吃糖快乐w

评论(13)
热度(72)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