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8
 

逃亡2


△豆乳生日贺文

小镇的鹅卵石铺在小路上,石面光滑透亮,她手上提着那双低跟棕色靴子和手提箱赤脚踩在路上踱着步,最终在一处门口挂着紫绿相间的捕梦网的旅馆停了步子,一位老婆婆在门口的台阶下舒展四肢,抱着一只在打盹的灰黄色的猫平铺在摇椅上随着树叶荫翳晃荡,铝壶盖儿上咕嘟咕嘟冒着泡泡,不远处麻雀在递上小步跳跃着捡拾地上撒了的淡黄谷子吃,见她走近便振了翅膀朝四处惊慌飞去。

老婆婆起身给她端了杯茶,苍绿细长叶子在水中漂浮沉转,茶汤袅袅,氤氲翻腾。不是紫砂壶经过多个繁复过程煮出的,却依旧清冽顺口。老婆婆给她比了几个手势,然后用有些不利索的口齿念出“小姑娘”“去”这几个词又指了指不远处连绵起伏,被雪覆盖但不算太高耸的山,大概是问她是不是去登山的吧。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淡绿裙子外搭牛仔夹克在身不禁哑然失笑。不过反正是逃亡不是吗?她眨了眨眼——那逃到哪儿都无所谓吧,雪山挺好的不是吗?于是她微微颔首,拿了些衣物和老婆婆换了身行头,把自己裹的紧紧的只露出双黑曜石般晶亮的眸子。

好吧,一场没按照“计划”进行的逃亡,不过说不定不错呢?

万物皆白,广袤无垠。

这是她踏上雪地的第一个想法。

脚下白瑕如丝绸毛绒毯子似的雪绵延交织着朝天际绵延而去,山云做了帷幕,遮住一切棕黑凹凸不平的岩石与如同斑点般的稀疏绿意,风托着飞鸟纯白羽翼与身躯,朝雾蒙蒙的远处飞去,虽然太阳白光依盛,刺得眼球子后的神经生疼,却是没带给她半丝暖意。天幕之下的银峰泛着莹蓝的光,却又如同削尖了的玻璃球一样。

太纯净了。

她将棕红色并不怎么美观却保暖贴合肌肤的手套摘下来,将五指伸到雪中,一双白皙柔软的手,曲线温柔,指甲盖干净,指尖微微泛起的一点儿淡粉在雪中倒是突兀的很,不知怎的她便笑出了声——是毫无压力,放肆的笑声,延伸回荡在雪山上,她整个身子都笑倒在雪地这绒布之中,还兴冲冲滚了几圈,像个孩子。

她在雪地中和自己的有些模糊的不成样子的影子打闹了会儿,便继续启程了。不知过了多久,她已经累的不像话——像是绑了几十斤重物在小腿再跑了十几公里似的,不过好歹暖了身子。

她刚刚登上银峰便气喘吁吁地靠在一块儿岩石上面休息,岩石大概是风吹雪刮的缘故,石身上歪歪扭扭的沟壑纵横,粗糙的纹理摩挲着她的衣物。

她喜欢这里。

要说为什么——这儿没有别人的影子,如此广袤的土地,就她只身一人。

她将被冻僵了的五指张开,冷冽的风稀稀疏疏从指缝之间流淌而过,仿佛着色了一般,有了形状。痒痒的小球落到她的鼻尖上,下雪了。

“All is clear

一切都如此纯净

White, smooth, endless, outright, sheer

雪下得彻底而纯粹,无穷无尽的白色顺滑地覆盖了世界

And I smile as I sink to the ground

我微笑着,心甘情愿地沉浸其中

Snow is falling down on me

雪下在我的身上

I start crying blissfully

于是我喜极而泣

Lazy diamonds poured by heaven

是那从天堂缓慢撒下的钻石吧”

她的脑子里被这段旋律给填满,雪缓缓下,如同将要滴落的晨露,如同旋转飘落的轻鸿。埋藏在雪堆中的绿意抽了出来。

她想到刚刚那位老婆婆问她叫什么的时候,她笑意盈盈的用清脆的声音回答。

——Midori。

雪中寥若晨星的绿意,逃亡中片光零羽的充盈。

————————题外话

豆乳生日快乐!!!!抱抱你!!!新的一年一起加油——!!
@五分甜豆乳

评论
热度(8)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