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福华】告白及致辞

△ooc

△改自华生婚礼时间段

 

“我凝视着你,以平静而体谅的姿态。你不需要知道我胸膛之间说不清道不明且恶贯满盈的思想,请闭上眼,我最诚挚的朋友。请不要去看其中呐喊嚎叫的言语,请让我落锁,将一切阻绝之外,然后携着最后一丝狼狈落荒而逃。”

 

 

约翰在给夏洛克递茶的时候告诉了夏洛克他与玛丽即将举行婚礼的事情。夏洛克轻而易举看得出约翰欢愉而高昂的情绪。他一向擅长此道。

 

那是真正欣喜而不掺杂半丝虚假的神情,夏洛克有一瞬间恍惚都同感几分、又混着分不明原由的嫉妒——他们如此鲜活、完整。以至于那样的感情敲碎了昏黄的镣铐、自其中泛滥出耀眼夺目的光。

 

如植被繁茂、疯狂生长。

 

我最亲爱的朋友开始期翼未来。夏洛克开始意识到这一点。而从今往后他将携手另外一位女士踏入平凡而又美好的往后。按照常理逻辑他应该送予最恰当的赠礼,或许是一段话、或许是一些婴儿用品,夏洛克想这还是远了些。

 

但他此时却想高振双臂大呼小叫到墙壁震颤,让言语如同上膛手枪、让举动化作刺入蓬勃胸膛的利刃,大雨要倾盆而下、冷焰要蔓延无止,他借此宣泄。——而这一切却显得艰涩而又苍白无力。

 

夏洛克不明白自己怎么了。

 

祝贺你,约翰。夏洛克最终说道。但允许我不给予这场婚姻祝福。我想爱情是愚蠢不过的多巴胺分泌过度,它是愚蠢的、没有依据凌乱不堪的、逻辑的死敌。

 

此刻的客厅里没了曾经惯有的剑拔弩张的氛围。他们各自宽慰、各自平和。夏洛克甚至出乎约翰意料的平静,他舒展着身子陷在沙发里,瘦削的指尖纠缠不堪。他提议会送约翰和玛丽一份礼物,约翰好心情地应下来,而两人谁都忘记了茶杯之中渐凉沉寂的茶。

 

半晌后约翰邀请夏洛克当他的伴郎,以挚友为由。

 

夏洛克看着窗外弥散的黑暗使人无处遁形,他低下头,觉得有些悬在空中的东西最终还是落在了正确的位置,伴随重重一响。

 

他用低鸣一般的声线回答。好。

 

 

    “我生人勿近、我信誓旦旦。所以我理所当然地遮掩了已经在发烂流脓的伤口,濒临决堤的吸引力、被痛楚撕裂的绝望。我西装挺括、衣冠楚楚,我身形颀长、看着冷漠又泰然自若。”

“我要给你即将迎来的爱情致辞献礼,以至上瞬息之间的狂啸与失控、编织光阴的罗盘、一生荣光与阴影的诠释与杜撰,还有我无比引以为豪的理智,以此为最欢愉的礼物。”

 

这一切都十分公平。夏洛克打算给约翰与玛丽谱曲。以此记载愿他们永垂不朽的——爱情。

 

但他焦躁不安,肌腱发紧,夏洛克觉得他有一点可能性会让胃翻腾着带出一堆不甚雅观的呕吐物。该死的肾上腺素。那杂乱无章的音符像鞭子一样抽着他的眼睛,小提琴里跳出的一个两个浑浊不堪的声调纠缠,活像头野兽。

 

琴弦断裂。

 

该死的。夏洛克低咒,他知道自己搞砸了。糟糕透顶。

 

往后几天他背着约翰去换了琴弦,又使出浑身解数用了千万借口支开约翰,他一遍又一遍修改填补,这必须完美。要有舒缓而柔美的曲调、要有轻快高昂的跳动,要有属于约翰的不完整与真实。

 

而最后。他用沾着墨水的笔写下。至华生医生与华生夫人。

 

他无声将谱子塞入信封。

 

 

约翰与玛丽婚礼那天,阳光铺天盖地占据了灰蒙蒙的天空的主场,斑驳的砖瓦小路之上每一位人都洋溢着高涨的情绪,仿佛眼底都为此熠熠发光。养着白色羽翼的鸽子在洁白的百合与紫罗兰里振翅,生机勃勃的绿绵延不绝地渲染了万物。

 

夏洛克在细碎泛光的玻璃窗所铸的餐厅之中致辞。

 

.....

恐怕我不能恭喜你,约翰。所有的情感,尤其是爱,与纯粹冷静的理智相违背。而我认为这种理智高于一切。在我的信念中,婚礼简直就是为了庆祝这个病态的道德败坏的世界中一切虚伪、华而不实、荒谬、感伤的东西。今天我们是在庆祝宣告死亡的蛀虫,它注定了我们社会的消亡。也注定了整个人类的灭亡。但是,我们还是谈谈约翰吧。

 

约翰,我是个荒谬的人。但是被你的热情和对友谊的忠贞拯救了。尽管我是你的挚友,我还是不能祝贺你的婚姻。但是,现在我要祝贺你。

玛丽,你值得拥有这个男人。这是我能表达的最高的称赞。

.....

这个博客……坦率地说,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以及他们荒谬的冒险,关于谋杀、推理和破坏。但是从现在开始,一个新的故事要开始了。一个更大的冒险。

 

女士们先生们,倒满你们的酒杯,站起来。今天就要开始玛丽·伊丽莎白华生和约翰·哈米什·华生共同的冒险。

 

我一生中从没给过誓言,今晚之后我也不会。此刻面对着大家,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誓言。玛丽,约翰,不论代价,不论会发生什么,从今以后,我发誓永远陪伴着你们,永远守护你们三个人。

 

 

夏洛克想他未曾看清过自己愚钝得像把几十年都没有用过的刀的心,他一度固执、一度一意孤行。但约翰拯救过他许多次他,约翰重塑了他的一部分。他更加鲜活。

 

所以无论以何身份,他都将守护他们。

 

 

烛光像是打倒的颜料桶将原本吞噬一切的黑暗都柔软了棱角,墙角边上的藤蔓舒缓而下,称得池内双双起舞的人更不真切,他们仿佛如同指头的鸟雀,下一秒便翩翩欲飞。

 

夏洛克在其中一人身姿挺拔,左右张望,他看见约翰与玛丽在抵着鼻尖窃窃私语、看见并不熟识的人们都在十指相扣沉醉于乐曲之中,他再度在原地打转,仿若一个局外人。

 

此时此刻,实属应当微笑。

 

于是夏洛克笑着,试图融入这样一个美好至极的氛围。但最终他又踩着沉稳的步伐往暖黄灯光的对立之地走,留下那张信封。

 

此时此刻,我亲爱的朋友。

请一定原谅我的提前离场,但请相信,我同你一般满足、快乐。

 

我退而求其次,我不要与你携手长命,我只要占据你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之一。不可被触动,或许一切便不再重要。

 

我的朋友,或许,我的挚友。

我爱你、我不爱你。

 

但我于你不可替代。

 

 

Fin

评论(30)
热度(125)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