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德哈无尽终章文评】

“能够遇见您真是太好了。”

千禧年、创世纪与诺亚方舟,皆为基督教里所信仰之说。“起初, 神创造天地。”,《圣经》之中的《创世纪》里写神创造天地,然后写到人的创造与堕落,是善恶树上被食的果实让人类发现自己的原罪,又让他们学会了用自己的努力去遮掩罪过。

创世纪第一日,有了光与暗。德拉科决心与哈利纠缠起的那一刻,也衍生这两物。创世纪里有罪恶的起源,但而后就是救赎。德拉科利用猜忌哈利时是暗,下意识亲近退让于哈利缓刑双方时是光,哈利作为救世主却因爱杀人的时候是暗,挽留与诉情的时候是光。明暗交织,他们皆是有罪之人,他们也都在遮掩罪过,在不知不觉之中互相救赎。

伏地魔死后哈利的人生几乎一无所有,而千禧年已至,那么他必须留住唯一的救赎,德拉科。这是他作为新纪元的祭品最后的神龛,他可悲却又天真的爱人。而德拉科,一名永远秉持利益至上的马尔福,家族垂危,他要留住最后的救命稻草,救世主,哈利·波特,一位伪善而又孤独的神祗。

他们互相欺瞒、隐藏、躲闪,然后试探、触碰、相交。

然后有了缓刑,有了创世纪的洪水。
创世纪时人类始终活在罪恶之下,上帝看人类越来越多,而犯下的罪行也随此累积,所以上帝说,“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然后在在神面前蒙恩,行为正直的诺亚将地上的飞鸟走兽成对的带上方舟之后,神就降暴雨整整四十天又停留了150天,将地上所有活着的东西都消灭了。

这是因为人类日益渐增的罪行。而他们俩之间的——是德拉科已经上千次磨人心神的缓刑与亲手写下的便签,是哈利知而不说的亲昵举动,是两人血肉之中镶嵌的最深的肋骨。

橡木地板、缓刑、神龛。

哈利无可救药地恐惧着孤独,而德拉科则惶惶不安于莱斯特兰奇这个变数。所以他缓刑于他、留他,所以他为他而杀人,且有罪。

诺亚的方舟在洪水面上漂流到亚拉腊山上,洪水渐渐消退了,便又是新的纪元开始了。德拉科和哈利,他们始终明白自己终究是需要对方的,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只是一人不说,一人不愿承认。

真正拥有死亡圣器的救世主将旧世碾成灰烬,迎接新纪元,迎接他执拗的爱人。
如同审判密切相关的那一千年,千禧年开始时督再临与义人的复活,千禧年结束后基督与圣徒并圣城新耶路撒冷一起重返地球,这时会有第二次的复活,就是失丧者的复活。

新纪元,他们坦白一切。

他们的爱里有罪,有相互掠夺与渴望,有同等深重的爱与恨意,有猜疑与信任,有永垂不朽的孤独与不安。

但这时德拉科也终于释然,询问橡木地板的橱柜搭配,然后最终向哈利走去。橡木地板该配什么橱柜呢,这点我尚且不知。但我想,德拉科明白哈利该配上他。

他彻头彻尾是哈利·波特的人。一语成谶。

这是终章,这是无尽的起始点。

我真的无比喜欢这篇文给我的感觉了,和基督教的一些观点穿插的真的感觉超级妙了,整体基调是月光黄白与暴雪薄雾的感觉,当时拿到本子看到这篇文的时候无以言表的激动,这也是第三次给豆乳写文评了,再次赞美豆乳。

愿您一切安好。
暴雪将息,月光遍布。

“毕生所幸。”
@五分甜豆乳

评论(3)
热度(42)
  1. 五分甜豆乳porti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Midori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