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鹰獾】油桐花

☞拉文克劳x赫奇帕奇拟人

初夏让空气都多了几分燥热粘稠,拉文克劳将已经做好的早餐悬空送向卧室,最终稳当落在床头柜上,而自己却岿然不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意翻看着魔药学的书籍。

赫奇帕奇还一个人蜷缩在四柱床上睡觉,奶白的床单与被子衬得人被太阳晒得白里透红的皮肤更水嫩了些。小姑娘不知是因为银制餐具碰撞的脆响还是食物的香味,缓缓睁了迷糊惺忪的眸子,随便揉了揉便坐起身来。

下意识嗅了嗅香味的来源,却又是没有拿起餐具就开动。赫奇帕奇赤脚下了床,垫着脚就扶墙往客厅摸索。然后拉文克劳就发现了墙角便探出来一颗红彤彤凌乱的脑袋。

拉文克劳皱了皱眉盯着赫奇帕奇赤脚的样子,暖黄的睡裙肩带滑落了一边,膝盖红红的,眼神水润。拉文克劳将手中的书放下然后示意赫奇帕奇到沙发上。

“夏天也得穿鞋。”
“唔..我这次没注意呀。下次我就记得穿啦!”

拉文克劳刚刚想再训几句,见了人撇嘴故作委屈的模样再重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也只好无奈把人揽到怀里,有一下没一下摆弄着人卷卷的头发。最后想起什么似的才问到早饭的事情。见人无辜摇摇头就又气上了头,把怀里小巧的姑娘一抱就往卧室走,丝绸睡衣裙摆卷席出几缕微风。

最终还是暗自憋了气却舍不得把小姑娘摔到床上,于是只是稳当把人放到床边,自己握了刀叉一口一口喂赫奇帕奇。

“拉文克劳,你怎么这么好呀。——我怎么这么爱你耶。”
“.....”

拉文克劳明面上表情倒还是平静,只是自己暗自压抑住上扬的嘴角,内心却有些轻快起来,像是夏日被递了一杯杯壁还流着水的气泡水,冰块噼里啪啦在杯里碰撞,砸在她心上。你就该这么爱我。拉文克劳想,然后又喂了一勺煎鸡蛋给赫奇帕奇。

赫奇帕奇餍足之余却又回想起什么,马上小手就攥着拉文克劳的领子眨了眨眼睛期待地看着她。

“早安吻——!”

拉文克劳看着那双琥珀一般透亮又清澈的眸子,就那么带着期许望着她自己,她倏然觉得口舌干燥,指尖泛起燥热一直蔓延到脖颈。

她暗着深蓝的眸子,抓住赫奇帕奇细细的手腕便吻上去。

黑发与红发纠缠,铺撒在纯白的床单画布之上,像是浓烈的几笔色彩,如昼如焚,点燃一切理智,向爱情的情感添柴加火。窗外的油桐花便随着阵阵清风飘起,是雪白花雨,是五月天降雪花。

拉文克劳抬眼便见,满树白花簇簇,初夏白花如雪。

花开了。

她柔软了棱角,再倾身与赫奇帕奇耳鬓厮磨。然后最后抬起的手,轻柔地吻了吻她的指尖,虔诚且温柔,像是幽潭化作春水。

“我爱你。”她如此说。

*油桐花花语情窦初开

评论
热度(40)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