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荼靡

“命运之书里,我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莎士比亚

_

我第一次见她,几番斟酌,平淡的女士二字绕在嘴边又被堪堪截去,刚刚要出口言语些体己的询问,却又被人昏黄灯光下眼底隐约的淡薄笑意给硬生生堵回去。

她穿着简便的短靴,乌黑的头发被利索束着,肩上松松垮垮穿着的灰色棉麻大衣跟着带丝寒意的风溜了个小弯,又躲回膝弯后。这时我才注意到她手里握了个空荡荡的红酒瓶。

眼前的人是肆意模样,靠满是涂鸦、带了些色彩冲击力的墙,随着从地下酒吧深处传来的模模糊糊的硬摇滚用脚打着拍子。但我奇怪于她嘴里断断续续哼唱的却是Edith Piaf的爵士乐。

法语,踢踏踢。

要说明快,但也携着冷。
直观上矛盾而尖锐,却又是冷漠相待的浪漫。

她垂下眼帘不看正注视着她的我,而是将手伸到口袋里摸了半天,摸出一朵不知从哪里掐下的白色荼靡仔细打量。

花倒也开得匀称漂亮,我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没抬头,但随意地招了招手示意我往她边上站。

我鬼使神差地站了过去,但与人是初次相见,哪里都谈不上是可以搭边聊上两句的。话题搜肠刮肚也没寻出什么有用的,可她似乎却对着沉默安然自得。

她继续哼着歌。

而我转了视线去看她手指尖捏着的花。我想起如果将香料研磨成了粉末投入酒瓶密封,再到饮酒时开瓶在酒面上撒荼靡花瓣,也是一番浓醇的香。

再抬头,发现身侧的人打的耳洞上缀了黑曜石一般简约而明亮的饰品。棱角分明,倒也带几分冷钝与偏执刻薄。头顶破旧的灯泡苟延残喘地闪着光,飞蛾却照样不误职责地扑向虚伪的火焰,风卷席着街道灰尘,撞到潮湿的泥土之中,再拔不起身。

她将花揣回兜里,拖沓着慢腾腾的步子开始往沉寂的街道深处走,我不知为何却没有跟上她,我看着她略显单薄的背影,仿佛看到最为执拗的影子,将最冷漠的脸庞展露在外面,而最中央是晕眩且炙热的行星。

对生命最隆重的赞美是否是自由之苦?

那影子在街灯下越拖越长,背脊无意识地靠在剥落油漆的墙面上蹭掉了些白块,而心口处的某些情绪却在最脆弱的夜晚发酵。

华美广场翩飞的鸽子与精雕细刻的凡尔赛宫在脑海中一掠而过。香水沙龙,轻柔羽毛,蕾丝折扇,呢喃低语。她应比起这些多一份肃穆与冷,再多一份简洁粗暴。

那是冷硬外壳之下含括着滚烫内心的火焰。

她已站在我百米开外的地方,却倏然回过来朝我奋力招手,模糊不清的声音好像在告诉我她的姓名。颠三倒四的模样让我有些失笑,但我好似又恍惚看到她要融进那白炽灯最透亮的光之中不见,于是我也抬手,回应。

我没有听清她的名字。

虽开到荼靡花事了,便是春尾了。
而一个称谓或许并不重要。

毕竟,来日方长。

@Spade♠️K.

评论(1)
热度(35)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