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ia
石榴与青鸟。
my soul mate @Maoulll
 
 

【德哈】一则黄玫瑰的讣告

△ooc

△练笔be

 

“死亡是孤寂的瞬息。”

 

德拉科坐在残破不堪的椅子之上,靠背粗糙的质地勒得他肩胛骨生疼,于是他坐起身来。

 

摇摇欲坠的惨败月光碎在腐朽的木板边沿,一路蔓延到德拉科的脚下,被老鼠啃噬的窗帘布沾着厚厚的灰尘垂在地面。

 

他就看着散发着热切光芒的星辰同时向镜面投下阴影,那漫长的岁月在这间不熟悉却又磨人心神的房间里肿胀发酵,而唯独在这间房间再真实不过存在的孤寂,无声翻腾着向上涌,溢向德拉科。

 

德拉科恍惚之间点燃一根烟,窗外瘦弱的街道在如同绝望的落日一般的烟灰之中燃烧殆尽。

 

傍晚的黄玫瑰又盛开了吗,我已然逝去的爱。

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用嘶哑的声音呼唤。

 

我的、我的爱人。

我永世的仇敌。

 

 

德拉科捻灭了烟头以后拖沓着步子与无限绵长的影子,往楼下花园的方向挪。

 

在他的记忆之中他从未来过这里,但就是有那样一个存在折磨着他,那样一个真实存在的人曾经理应当站在他的身侧、他的对立面。

 

但所有人都告诉德拉科,他是孑然一身的人。

 

所以他只能躲进每一天的末梢之中,在一片又暗又深的幽潭之中碾碎了那些复杂的情愫,一遍又一遍品味那种蹂躏心脏的痛楚与理智暴雨之中的崩溃,然后悄然等待脑内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

 

直到他靠着零碎的记忆摸索到这栋房子。

 

 

下楼走神的瞬间让德拉科撞上扶手的弯角,钝痛感从手肘传来,但德拉科却只是扶着手臂眼神游离。

 

他看见一个再鲜活清晰不过的黑发男子,用埋怨又藏着些担忧的眼神看着他,而嘴上还说尽了嘲讽话。乱糟糟的黑发和厚厚的镜片后面绿色的眸子。

 

就像——他曾经历过这一切似的。

 

德拉科突然觉得泪腺差点决堤,他狼狈不堪地加快速度跌跌撞撞而下,如同潜意识里不想让那个男子看到他这副模样一般。

 

而房屋外翻来覆去作响的树叶哗啦声与被搅浑来混乱不堪的思绪一同在德拉科脑子里蔓延,他又微颤着指尖摸出烟和火柴,划了几次才成功燃起黑夜之中的微光,时明时暗地照亮德拉科白皙过头的脸颊之上眼眶处攀附的黑眼圈。

 

他往花园深处走。

 

 

然后他见到了赫敏。

 

赫敏将一头棕色的蓬松头发束起,衣装暗沉而隆重,生人勿近。她踩着高跟鞋迈着简练的步子不紧不慢往的德拉科的方向走,而眼神之中怨怼又释怀的情绪翻涌不定。

 

昏暗的天是大雨滂沱的预兆。

 

你想起来了吗?

 

赫敏将石台之上的黄玫瑰往德拉科的方向推,嫩黄的颜色如同初生的日出最边沿的线条,被缱绻的水浸泡过,滋生希望又生如绝望。这黑暗之中的一抹鲜活,如同临门一脚将德拉科踹下万丈深渊,让他痛不欲生、让他不得安宁。

 

 

你想起来了吗?

想起了。一切。

 

 

德拉科想起了他们俩针锋相对的初见,想起了一切令人唾弃的卑鄙计划。

 

那时的马尔福家族在高位上摇摇欲坠,而他们急需一个支柱来将他们扶稳、让他们的地位不可动摇。于是理所应当的最佳人选就是当时万丈光芒镀身的救世主。一次次假意的刺探,深夜无人的角落里互相慰藉的心,最后以谎言堆砌而起的恋情伊始。

 


我不知道在战乱过后我的命运如何,我本该在最光辉荣耀之时逝去。就像所有悲情的英雄主义一样。

那...来当我一个人的英雄怎么样,我想这可是笔划算的交易。

 


然后从最初开始的手指骨节交缠到再自然不过的拥抱,到最后狂啸之中带来的温度与噪乱。他们所说过最动人的情话都属于冷嘲热讽那一挂,他们的亲吻爱抚之中也带着一争高下的势头,但德拉科最终还是悲哀的发现哈利迈过上帝没有经期的黑夜踏到他兵荒马乱的心上。

 

德拉科缴械投降。

 

 

家族终究是攀上了巅峰,而再无昔日荣光的救世主就成了弃子,再无利用价值。无论德拉科如何使出浑身解数地拖延,最终某日的黄昏之时还是传来了救世主的讣告。

 

是德拉科亲手杀掉的哈利。

 

在影影绰绰的光阴之中,在他费尽心血所营造出来的氛围之中,他带哈利往千万春色之中的花园最中央走,走到簇簇的黄玫瑰再停住脚步。

 

他看见哈利用宽恕的眼光看他,仿佛已然窥视到他内心最肮脏卑劣的一角。

 

他看着哈利释然的笑,眼角揉碎的温和像是黄玫瑰花瓣的尖,一种平和的幻境被他编织而出,在德拉科的脑海之中萦绕。德拉科甚至以为这不过是许多次约会之中平常的其中一次。

 

德拉科一步步往哈利面前走,然后用臂膀禁锢住他。他握紧刀柄,然后一挥而下。

 

喷薄而出染红德拉科的衣衫和颧骨皮囊,他看着哈利眼中刻薄而悲哀的自己,然后任由自己如同下滑坡之上的暮色一样,坠落。

 

 

如果问德拉科爱上哈利是什么感觉,那大抵是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有了忠诚所向。

而哈利的死,同时宣告了德拉科终将再无信仰可言、再无庇护匍匐之处。

 

你记起来了吗?

一则黄玫瑰的讣告。

 

那是已然逝去的爱。

你不配得到宽恕。

 

德拉科看着那骨朵之中伸出千万只手将他往下拽,他朝赫敏微笑。然后将腰后的手枪上膛。

 

轰然一响。

 

我逝去的爱。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①

 

我不祈求得到宽恕。

但请让我如同苏格拉底一般死去,为坚持一生的道德与信仰。

 

 

 

 

①摘改自博尔赫斯

②黄玫瑰的花语为逝去的爱


Fin

评论(28)
热度(124)
© porti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