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derberry Beer

他躺在佛怀里造就普度众生。


你好,我是portia。
你的酒窖。

逃亡2


△豆乳生日贺文

小镇的鹅卵石铺在小路上,石面光滑透亮,她手上提着那双低跟棕色靴子和手提箱赤脚踩在路上踱着步,最终在一处门口挂着紫绿相间的捕梦网的旅馆停了步子,一位老婆婆在门口的台阶下舒展四肢,抱着一只在打盹的灰黄色的猫平铺在摇椅上随着树叶荫翳晃荡,铝壶盖儿上咕嘟咕嘟冒着泡泡,不远处麻雀在递上小步跳跃着捡拾地上撒了的淡黄谷子吃,见她走近便振了翅膀朝四处惊慌飞去。

老婆婆起身给她端了杯茶,苍绿细长叶子在水中漂浮沉转,茶汤袅袅,氤氲翻腾。不是紫砂壶经过多个繁复过程煮出的,却依旧清冽顺口。老婆婆给她比了几个手势,然后用有些不利索的口齿念出“小姑娘”“去”这几个词又指了指不远处连绵起伏,被雪覆盖但不...

逃亡

△致豆乳

那装了她的衣物与日常用品的破旧手提箱粗糙的皮革质感磨得她双手生疼,它们重得如同累赘一般,扯着她的臂膀往下掉。

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暮色四合,雾霭与斜阳相融在空气之中,灰红透一丝蓝的,还有小镇屋檐边沿泛起的金光。

一双皮鞋踢踢踏踏踩在小镇的石板路上,长时间的步行让汗黏稠地使得发丝与脸颊相贴合,这蜿蜒曲折的道路与或高或矮的建筑绕得她脑子发昏——这简直就是个鹦鹉螺的内部。

虽然陌生。
但她又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一种逃脱了扼住她咽喉的窒息感的庆幸。

是的。
这是场计划好了的逃亡。

手提箱掉到地上,尖锐边沿磕着石板缝隙咕噜噜滚了几圈,她停下疲劳的脚步伫立在原地,眸子里熠熠发光。...

© Elderberry Beer | Powered by LOFTER